注:艺术动态和展会信息搜索!

您的位置:首页>艺术动态 > 正文

艺术动态

艺术或行为都必须以尊重人为前提

在2003年9月12日“2003上海春季艺术沙龙”的“首届中国青年艺术批评家论坛”上,曾经被我批评过的一位行为艺术家当面向我提问,他说:“陈先生你在发言中说批评家应该有尊严,那请问艺术家有没有尊严?”“如果艺术家有尊严,那你作为批评家怎么可以主观地认为我们是拿穷人开心?”(他们花钱雇民工裸体拥抱)“美国的摄影家图尼科组织上千人的裸体摄影,是不是拿穷人开心?怎么没有人说他是拿穷人开心?”“×国的著名批评家在看了我们的作品之后,非但没有说我们是拿穷人开心,相反却给与了很高的评价,……”我当时这样回答——“艺术家有尊严。但是,艺术家要想有尊严,其行为和艺术首先必须具有尊严。”“美国摄影家图尼科组织人体摄影,没有付费这样的经济关系,但是,你们组织民工裸体拥抱是付费的。在中国,民工是弱势群体,他们缺少的金钱,而不是尊严。”“至于×国的批评家对你们的行为的赞誉,正因为他是外国的批评家,而我是中国的批评家。”

引起上述回忆的是在看了11月23日某报上《北京美术馆展现行为艺术 两百民工赤裸上身》的一则报道,在这则报道中有两大主题,一是民工,二是行为艺术。这里难以对这两大主题作评说,但是,事件中的一些细节却令人反思这两个主题的相互关系:

“从早上8时到下午3时,老李没吃一粒米饭。‘走不了!’老李指着绑在腰部的带子说——他和其他63位民工兄弟被绑在了一起。”——不知道这时候行为艺术家们吃饭了没有?即使行为艺术家也没有吃饭,但是,并不能原谅他们忽视民工正当的吃饭问题这一基本的生理需要。

“在展览馆入口处,摆放着截然不同的两类食物——左边是面包点心和香槟,右边则是大白菜和米饭。点心是给嘉宾准备的,民工们吃的就是大白菜。”—— 尽管“组织方称这不是歧视,而是反映现实。”但是,如果将这样的食谱与受用者反过来考虑,岂不是更人性化,岂不是更具有说服力,如同“文革”时候吃“忆苦饭”,让那些嘉宾们实实在在地体验一下民工的生活,说不定嘉宾中有拖欠民工工资的老板一下子良心受到谴责,回去就给民工补发工资。

“1个小时后,裸露上身的部分民工开始发抖。‘冷吗?’不少人连连点头。”——在这严寒的冬天,让民工“裸露上身”这样的创意是不是过分了一点,相信在北京的各个工地上的民工虽然苦一点,但也不至于冬天还在“裸露上身”吗?组织者美其名曰“让参观者切身感受到民工的生存状态”,如果让那些嘉宾们也“ 裸露上身”进去参观,岂不是更能切身体会到民工现时中的生存状态,说不定嘉宾中有对民工苛刻的老板在感受到寒冷之后,会激发起善心给属下的民工发一件御寒的棉衣。

“来的时候老板说是带他们来看新工地,并没有说实话。”——这就更过分了,既然是以艺术“关注民工”,那就更应该尊重民工,如果连民工工作的知情权都得不到保障,那还谈什么“关注民工”。相反,我又要说一句有些人不愿听的话——这是在拿穷人开心。

现在上到国家总理,下到普通公民,都在关注民工,艺术家用自己的艺术关注民工则是基本的职责和良知。虽然“与社会学家相比,艺术家只不过表达的方式不一样而已。”但是,艺术家的表达,必须以尊重人为前提,如果以不尊重民工的方式去“关注民工”,那所谓的“关注”就值得关注——这不仅违背了艺术的真谛,而且也违背了做人的准则。在我们看到许多拖欠民工工资等不能容忍的现象之后,看到肚子饿了不让吃饭,大冷的天让其裸露上身,该干什么而不让其知道是干什么,则更使人感到比拖欠工资有过之而无不及,还扯谈什么“艺术”。当然在传统形态的美术作品中,也不乏许多优秀的反映民工生存状态的作品,但是,同样也存在着用什么样的眼光和什么样的心态去表现民工的问题。徐悲鸿艺术学院徐唯辛教授曾对我说,他正在创作系列的表现民工的作品,最主要的是用平等的心态去表现民工的生存状态,而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俯视,或袖手旁观的观望,更不是那种带有戏虐的调侃。我非常欣赏他的出发点,但愿有更多的艺术家以这样一种心态去关注民工,以人本主义的思想去关爱弱势群体。

分享到:
发表自admin2013-06-07 15:44:32

最新艺术